小鹅嘉年华

我叫小鹅 我锁毕淳 也锁肖钱

我写不出什么了 我好累

我学校给您对象拉了个横幅 @合理安排 

毕淳/看恐怖片送男朋友6-7

一次性把红豆体都发完鸟。


一句话丞正!!


第六话:

http://t.cn/EPKnec8


第七话/已完结:

http://t.cn/EPKmbv8

航兽/航哥说他喜欢你

还没写完…明天再写,后天完整版??

一句话青椒黑喵!!




“航哥说她喜欢你。”王露皎说。


刘炅然一愣,然后笑了。


王露皎像是袁航的传话筒,她也乐意,王露皎和林舒晴确定关系之后就充当起了袁航、刘炅然二人的老母亲。


美女就该和美女在一起嘛。


王露皎对面坐着林舒晴,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,也是抛下了很多决定和王露皎出来生活。


林舒晴对于撮合袁航和刘炅然这件事情也很乐意,袁航这点心思是她们是知道的,只是她航哥一直不敢说,可能是年纪小怕被拒绝,或者是害羞。


刘炅然当她们在玩游戏,那个什么大冒险,她刚好中招。刘炅然给了她们三盒小蛋糕,是她店里的新款,上面有袁航最喜欢的黄桃。


“你们把这个拿走吧,一人一个,还有的给袁航吧,或者你们吃了也行!”


秉持着“我可以不吃蛋糕但一定要吃糖”的原则,青椒二人把三盒蛋糕全部塞给了下课回来的袁航。


“你们干嘛?”袁航打开纸盒,勺子一捞把面上黄桃肉全塞嘴巴里了,鼓鼓的。


“……你吃慢点,没人和你抢。”王露皎扶额,可能再过不久自己就要长白头发了吧,林舒晴安慰,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
“这些是刘炅然给你的,”林舒晴眨了眨眼睛,继续说,“她听说你喜欢黄桃,给你加了好多。”


袁航好像做梦一样,瞪大了眼睛看向王露皎以求回应,王露皎点点头,袁航扔下勺子嘴巴里还有奶油,她站起来欢呼,还抱了抱自己的好朋友。


“袁航你不许抱王露皎!”


袁航吓得赶紧缩回去,抬眼委屈巴巴看着林舒晴,林舒晴挥了挥拳头吓唬她,她抱着头大喊“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抱王露皎了!!”


青椒二人走后,刘炅然还在店里忙,玻璃门的开关提醒她又有了新客人。


“欢迎光临!不好意思啊这里就我一个人。”


刘炅然擦了擦手从厨房跑出来。


“是你啊,我以为有客人。”


刘炅然见袁一琦带着女朋友坐下,跟刘炅然要了四五种蛋糕,还有一杯牛奶。你别说,戴着墨镜的袁一琦还真有点黑社会的样子…


只是这黑社会,是来哄女朋友的。


刘炅然不想看这种黑喵吵架又和好的场面,她溜进厨房继续忙了,等她出来的时候黑喵两人已经坐在一块腻歪了。


“好嘛,来我这调情呢?”


刘炅然在她们对面坐下,笑眯眯地。


“怪兽我跟你说啊…”


沈梦瑶笑嘻嘻地,坐直了神秘地说。


哦,说起这个!刘炅然有个外号叫小怪兽,她本人取的,自从袁航知道以后,便天天小怪兽小怪兽喊个不停。
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
“你知道啥你知道。”


袁一琦挑眉看她。


“航哥喜欢我,是吧?”


“靠,你也知道阿航喜欢你,你没点反应?”


“我有啊。”


刘炅然思考了一会,看着她们。


“我以前不知道,到现在知道了。”


“是我疯了还是你太冷静了…”


袁一琦和沈梦瑶对视,摇了摇头。

我开心啦!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。

我想开心一点

毕淳/日历21-25

- 烧烤好吃吗?


21


“只有你一个人吗?丞丞他们呢?”黄新淳换好拖鞋才发现屋子里只有他和毕雯珺。

“说了是我单独补给你的,多一个人就不算了。”毕雯珺倒了两杯水,放在茶几上。


沙发是橙色的,毛绒绒的摸上去还挺舒服,黄新淳坐了几分钟就坐不住了,他觉得他快热晕了,他问毕雯珺为啥不给铺个坐垫,凉快呀!


毕雯珺回答他。


“因为我和我爸妈还有弟弟都不怎么坐沙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为啥要买沙发?”

“这不给你们这些客人坐吗?”

“…哦。”


黄新淳又呆了几秒终于想起来学长家里的原因,他悄悄把起居室的空调调低了一度,然后咳嗽几声装作不知道,他问。


“欸学长,你爸妈呢?”

“啊?他们带我弟弟出去玩了,住奶奶家今天不回来了。”


毕雯珺心想,我这个哥哥也太惨了,求弟弟帮忙还要给人买两箱旺仔牛奶。最后毕雯珺还是答应了,弟弟很开心的和爸爸妈妈去玩了。


“你可真行,那你啥时候给我过生日阿?”

“天还没黑呢,再过会儿!”

“那现在干啥。”

“看电视啊?”

“好呢……”


22


“醒醒新淳,六点了。”


也不知道黄新淳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毕雯珺烧完菜移开门,拿了抹布擦了擦手,蹲在黄新淳旁喊了他几声,没反应。


黄新淳缩在沙发角落身上盖了条毯子,枕着毕雯珺拿给他抱着看电视的小鲨鱼,听到毕雯珺叫他,他还不乐意睁开眼,呜呜叫几声又拉上毯子,把脸盖住,双臂一瘫,又不动了。


毕雯珺觉得他可爱极了,反正也没啥事儿,就让他多睡会儿。他把毯子往下拉了点,又帮黄新淳整理了他最爱的刘海,因为被吵醒了连小嘴也翘起来了。


黄新淳醒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,他打了个哈欠发现电视被关掉了,毕雯珺给他留了张纸条,让他在家里等一会。


黄新淳正对着纸条发呆,下一秒传来敲门声,黄新淳拿着纸条穿上拖鞋啪嗒啪嗒跑过去,果然是毕雯珺回来的。


毕雯珺关上门把蛋糕放在餐桌上,他看见黄新淳因为睡觉乱动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,他噗嗤一声,又给他揉更乱。


“毕雯珺!!你干嘛呢。”


黄新淳气呼呼地护着自己的脑袋。


23


“你刚才干嘛去了?”

“我去店里拿你的生日蛋糕了。”


24


黄新淳笑起来特别好看。


毕雯珺特地去买了和去年一样的生日蛋糕,黄新淳看到就笑了。点完蜡烛后的毕雯珺关掉了灯,黄新淳闭着眼睛许愿,头上带的小皇冠还会发光。


黄新淳切了一块蛋糕给毕雯珺,像是在威胁。


“你这么瘦,要把它全部吃掉。”


毕雯珺说。


“好。”


没有奶油大战的生日派对不配叫生日派对,毕雯珺想这么干的时候他鼻尖已经有了黄新淳抹的奶油,他去挠黄新淳痒痒,黄新淳最怕这个了。


他蹲下来求饶,毕雯珺哪那么容易放过他,硬是给他画成个小猫咪,很贴心的画了胡须。


“今天晚上你是小猫咪了。”


回家的公交车上,黄新淳刷着今天的朋友圈,黄明昊和朱正廷在晒猫咪和狗狗,丁泽仁发了舞蹈视频,范丞丞和李权哲约了饭…


哦,还有一条。


Biiiii: 今天给小猫咪过生日了。

[图片][图片]


第一张是毕雯珺在黄新淳许愿时偷拍的,第二张当然是毕雯珺的杰作黄小猫。


25


Monkey:谢谢你阿 大猫咪

毕淳/春日部爱情故事01

- 马铃薯小鬼随时出没
- 好吧就是《蜡笔小新》啦…


毕雯珺 x 黄新淳


“这就是新家啊,终于能远离那个破公寓了。”黄新淳搬着纸箱,站在屋外满意地看着独栋,搬家公司的卡车就停在他身后,司机拉下车窗用日语提醒他几句,黄新淳起初用中文回复他,意识到不对后赶忙抱歉。

“呼…一个人住这两楼的独栋会不会有点大阿…”黄新淳坐在一对纸箱中间,抓了抓后脑勺,然后他摇摇头:“不管了,收拾完了就去拜访邻居!”

扑面的灰尘和时不时爬出来的小虫子,黄新淳吓得坐在地上,洁白的衬衫袖子蹭到了灰,他苦着张脸看着被弄脏的袖子,没想到打扫工作才做不到半个小时,衣服脏了脸也蹭得黑黑的。

一楼打扫完了就是二楼阁楼,满头大汗完成任务以后,黄新淳推开书房窗户,他插腰享受舒服的晚风,已经过了一个下午。夕阳缓缓落下,红色逐渐蔓延半天,像饱饮玫瑰酒醉醺醺溢着光与彩。

伸懒腰过后,黄新淳兴奋地跑下楼梯,靠门的小行李箱里装着他送给邻居的礼物。黄新淳扔了个坐垫在桌子边,一屁股坐下了。

这些是给左边的,这些是给右边的…咦听说左边那家有个五岁小孩还有个小婴儿,送什么好呢。

“叮咚——”黄新淳有些紧张地咬咬下唇,等待着主人开门,房子的女主人踩着拖鞋来开门了,这个点距离上班族回家还有一段时间,太太大概是家庭主妇了,黄新淳立马问好。

女主人姓野原,有两个孩子,大一点的哥哥出去和朋友玩了,小一点的是个女孩儿,天生喜欢长得好看的帅哥,睡醒了看到家里来了个陌生帅哥,张着嘴呜嘤呜嘤爬过去要他抱抱。黄新淳也是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,他开始疯狂回忆,以前看姐姐哄女儿,姐姐把他侄女抱在臂弯摇啊摇,嘴里还说着好乖好乖。黄新淳照做了。

玩够了的小男孩踢掉鞋大喊“你回来了”,太太一边教育他是“我回来了”一边从冰箱里给他拿小点心,小男孩对客厅的陌生人很好奇,一大一小隔了十几米互相看着。

“妈妈——这个男人是谁呀?”
“啊,这位是隔壁新搬来的新淳哥哥,是不是长得很帅啊?”
“哦!小淳,嗨!”
“不可以这么没礼貌,要叫新淳哥哥!”

黄新淳挥挥手说叫小淳也没关系,太太有问他新家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帮忙,他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全部打扫完了,太太夸他能干呢。

小男孩眼尖,指着黄新淳腿边的牛皮袋子问是什么,黄新淳想起来礼物还没有送出去,他把袋子提到桌上,再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来两个中国结。

“这是中国的特产,太太家里有孩子我就拿了两个中国结过来,其实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,让您见笑啦。”
“你是中国人啊,日语说的很标准欸。”
“没有啦,还要多加练习才行!”
“对了,你另一边好像也是个中国孩子,看样子和你差不多大。”

从太太家出来,还听到小男孩和妹妹一起玩的声音,院子里的狗睡醒了,站起来汪汪两声也没有恶意,黄新淳蹲下摸了摸小狗狗的头,离开了。

一想到隔壁是中国人就很激动了,带上礼物下一秒已经在别人家门口了,来开门的是比黄新淳高的小伙子,黄新淳愣了一下随即露出好看的笑容,他眼睛弯成月亮,挥挥手,黄新淳的手臂本来就细,抬手动作使得那根红线往下滑了几厘米。

“你好阿,我是隔壁新搬来的黄新淳,中国人。”
“啊…中国人啊,我是毕雯珺。”

能在异国他乡和中国人做邻居也不错,毕雯珺给他找了双拖鞋招呼他进来坐了,黄新淳有观察过他邻居,中分黑发把他完美的脸蛋展现出来,随意套的白色卫衣没有一点图案,下面是灰色的家居裤,黄新淳看到他因为太长垂下来的裤头了。

咳咳。

干净的双手和优越的大长腿让黄新淳羡慕了很久,此时此刻他脑袋里只有四个字——神仙下凡。

毕雯珺家的结构和黄新淳家差不多,玄关旁边的移门推开了就是客厅,正中间的毯子和桌子,放在墙角落的电视机,以及通向院子的落地窗,再来就没别的了。

干净。

是黄新淳的第一反应。

“你一个人住呀?”
“不是,我爸在抚顺没过来日本,妈出去上班还没回来,你呢?”
“噢——我一个人住。欸你也东北的阿!”
“怎么了,你也抚顺的?”
“不是,我黑龙江的。”

黄新淳想起什么,摸了摸身边发现带过来的袋子没了,准备礼物的时候往里面塞了火锅底料,也不知道邻居先生爱不爱吃。黄新淳眨眨眼最终想起来是换鞋子的时候随手放在人家鞋柜上了。

“那啥,我给你准备的礼物放你们家鞋柜上了,我就不去拿过来了哈!里边都是中国特产,你应该会喜欢的吧…对了我还放了火锅底料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。”

“啊!我特喜欢火锅,谢了啊。”

“喜欢就好喜欢就好!”

“你一个人住是吧,第一天搬过来也肯定没做晚饭吧。”

“没呢。”

“那你干脆今晚上在我家吃完了再回去吧。”

好呀。